当前页面: 香港挂牌之全篇 > 香港正版挂牌最完整篇 >

香港正版挂牌最完整篇

财经内容创业怎么破?野马财经创始人有话说1
更新时间:2019-11-06

  同样都是媒体人转型创业,野马财经的创始人李晓晔在谈及春雨医生的张锐时,心有戚戚焉:“创业有的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不由自主的就去想我公司还有那么多事怎么办,我得赶紧琢磨这件事,然后可能就半夜了。”

  但她依然很享受创业这件事。因为每一次职业的转换,都是为了突破瓶颈,提升自己。

  “新媒体创业每一步都是待探索的,都是在书写当代新闻史。能赶上这样一个时代我真的觉得特别好。”干练的短发,精致的职业装。李晓晔在谈起创业理想时目光炯炯。

  李晓晔是资深媒体人,先后就职于《中国经济时报》、《21世纪经济报道》、《第一财经日报》、《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我每次换工作都是寻求一种自我突破”。她说。

  但这一次,她的突破度更大——开始投身创业——2015年1月,李晓晔离开传统媒体,投身野马财经,成为又一个转型创业的媒体人。

  野马财经起步于一个微信群,一开始只出于李晓晔对新媒体的兴趣,却在短短两年内实现了从自媒体联盟到聚焦于金融创新报道的财经新媒体的成长。10月底李晓晔正式宣布野马财经以6800万的估值获得了500万元的天使投资。

  调查记者出身的李晓晔深知内容才是新媒体创业的立身之本。她告诉传媒狐,“刚刚得到的天使投资也会继续投入到内容产品的打磨当中“。

  创业不易,谈过十几个投资人刚刚拿到天使投资,因为思考公司事务常常失眠,作为一个2岁孩子的母亲很少能有时间陪孩子玩耍

  但她却笑着说“没什么困难”,“最困难的时候初创团队已经顶过去了,现在一切都很好。”

  其实创业想法的萌芽跟职业有很大关联。在谈及四川长虹事件举报人被捕时,李晓晔不禁流下了眼泪。她感到媒体的无力,便开始萌生“创业帮助几个人解决就业问题”的想法;看到身边金融诈骗猖獗,便有了“开启财经民智”的创业理想。

  新媒体创业的每一步都是未知,但在李晓晔眼中这每一步都是在书写当代新闻史。 “很多投资人跟我说你太扯了,说这哪里是你该想的问题。但还是要有理想,万一实现了呢?”

  每一次的转变都伴随着新的理想,每一个理想背后,都可以看到自我突破和作为财经深度调查记者社会责任感的底色。“其实我一直还有一个梦想,假如有一天我这个公司,有一天成长到一定规模了,有职业经理人打理,我还接着做我的财经调查记者,我最擅长的就是做这个事。”

  从《中国经济时报》离开是觉得我已经能够做一些不错的报道了,而《中国经济时报》是一个事业单位,报社的灵活度和稿件传播量不是很大。我当时就特别想进市场化的媒体体验一下,所以第二份工作就选择了《21世纪经济报道》。在21时候,我发现自己对深度调查特别有兴趣,但是还有条线要跑,后来就到一财全身心的去做深度报道,我很享受那段时光。

  李晓晔:2010年、2013年我都拿了《第一财经日报》最高的奖项年度报道深度调查稿的特等奖,就是四川长虹和明天系的那2篇稿件。当时我感觉进入了瓶颈期。当时正好《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问我要不要来做大陆报道总监,其实我不是一个情商特别高的人,为人处世上不是特别会来事。正因为如此我就想突破自己试一试领导岗位,于是就去了。

  李晓晔:一开始很不适应,因为媒体的领导岗更多的是一种社会活动家和平衡各方关系的角色。后来我又被无界新闻邀请去做副主编,同时管财经、金融等6个内容版块,从彭博起经过3年的锻炼我终于能够做好管理岗位。

  后来我的团队一年拿下了三项年度最高奖项,就包括卓达那篇报道,得了财经领域的最高奖项普惠新闻奖的深度报道奖。每次稿子还没出来,我一般就能预判出来最新引人的点在哪,哪些细节是需要深挖的,指导记者已经很轻车熟路了。1168开奖现场,于是我又到了一个瓶颈期,缺乏突破,找不到成就感和自我肯定。后来无界新闻出了事故,我想这或许就是个契机,于是也没有找其他工作,就开始全职创业了。

  李晓晔:一开始我只是“玩票”, 2014年9月组了一个微信公众号群,只是想大家一起交流一下怎么做公号,当时野马只是一个群名。那个群后来就发展成了有1000多个公众号的自媒体联盟。

  后来我的合伙人看好这个市场,开始着手创业,也想拉我来干一起干。但我因为做深度调查记者出身的,我本身就比较谨慎,对风险天然有一种厌恶。

  再后来看到他们那里越发展越好,而传统媒体却屡爆关停,我也更加意识到新媒体真的是未来媒体的方向。而且野马一直以来靠着自媒体的广告和自媒体联盟的运营收入来维持团队的运转,却没有内容,而我是做内容的,我知道不管是新媒体还是传统媒体,内容才是立身之本,而这是我最擅长最会做的东西。后来无界停了,我就全身心开始加入野马的创业。

  李晓晔:我一直在做财经媒体,觉得财经报道特别容易写的晦涩难懂,像“财经八股”,之前受到的培训里还有类似“新华体”这样的条条框框。但是这对于一般读者来说太深奥艰涩了,显得曲高和寡。现代读者的素质在提高,对财经的需求也在提高,金融的“普惠化”已经成为了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当代社会上存在那么多的金融诈骗等现象。假如国民对于财经的知识有一个整体提升的话,骗子其实就很难得手,因为你如果了解了这个流程,就会知道银行给你转账然后让你付手续费的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对于这一点我的理解是反映了财经的“民智未开”,说明我们在这方面还是很懵懂、混沌的状态,有待开化,而我特别想去做这件事情。

  李晓晔:我们的内容主要就是分为内部人员自己创作的和外部的专栏。以自己创作的为主,专栏比例并不是很大。

  李晓晔:我们做文章有5个原则,准确、求证、专业、有趣、原则。最近有一篇《美女炫富引发的血案,“百亿中晋系”崩盘内幕》就是很好的例子。写的是上海一家金融公司崩盘的过程。但我们开篇写的是中晋系有一个美女顾问成天炫富,引发了大家对她的人肉,人们和监管层开始注意并调查她所在的公司,发现这个公司其实是一个骗子公司,于是就引发了公司崩盘这样一个故事。其实这篇文章内容主要是在讲中晋系公司怎样通过互联网把大家的钱利用高息,一层一层吸纳过来的,是一个典型的财经内核的严肃报道。但是它表面是用一个妖娆的美女把大家吸引进来。

  我们这篇文章在微信上的阅读量是12万,今日头条的阅读量有93万多。然后再加上我们入驻的30多个媒体平台,全网加起来有200多万阅读量。你想如果我把这篇写成一种很财经的方式,写中晋系利用互联网金字塔的方式一层一层的骗取资金,这个骗局你们不要上当啊。这样写的线多人看就不错了。而我们用这样一种方式却有200多万人看,我相信他们既然通过这个有意思的点进来,看到了这篇文章,那么对他的投资决策就是有意义的。

  李晓晔:我们网站作者可以自己注册,也有我们定向邀请的。他们本身就是我们联盟里的公众号,有一些是企业自媒体,有一些行业人士,新三板的分析师等等。他们可以随意投稿,但是我们会审核和编辑。审核标准还是那五点。但是对专栏稿件可能会放宽一些,因为专栏毕竟要有自己的风格。但是有些要求我们是不会放宽的,比如说准确,求证。

  李晓晔:我们今明两年最重要的就是把我们的内容产品打磨好,加强内容团队的建设,形成我们固定的特色和风格。我们其实也一直在摸索在探索各种各样的类型和方式,所以给外界的感觉有可能就是面目有点模糊,但我们逐渐的要把内容打磨出一种鲜明的特色来。

  李晓晔:我们的内容团队最开始是做一些互联网金融的创新报道,后来加了新三板和A股市场。金融这块我们已经涵盖了,这一定会是未来很大的一个方向。资本市场这一块,A股资本市场是传统市场,新三板市场未来可能会成为全球最大的一个市场。我们在这个方面也做了很具体的布局。

  李晓晔:我们今年大小活动应该是办了十几场,其中300人的大型论坛办了3场。也有150人左右的中型活动。70、80人的小活动大概是一个月一次这样的频率。反响也都还不错,能很有效地打出品牌和影响力,还能促进业内合粉丝间的交流。盈利主要是通过门票,企业赞助等等。

  李晓晔:如果你是机构化运营的话,它是一个非常便捷的打你品牌的一种方式。如果你只用线上方式的话你就只有一条腿,手机118现场开奖优酷下载视频kux如何转格式!!,如果再加上线下的方式你就有两条腿了。

  李晓晔:盈利的话目前主要还是通过媒体的广告营销等变现方式。一方面是靠联盟运营,还有一块是线上线下活动。这样我们就有一定的自我造血能力,不像有些新媒体创业可能只有一个纯粹的内容团队。而内容是没有办法直接变现的,假如你写软文那你的价值就很低了。你想你天天写软文,那你的公众号就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但我因为有这两块赚钱的项目给我去造血,就可以好好的写我的内容。而且我刚刚拿到投资,完全可以用来投入这一块。

  李晓晔:最核心的人需要有一致的理念和目标。财经记者其实有很多的机会去跳槽到金融机构,上市公司这些高薪的地方的,但是如果你没有去,在这个行业里一直干了十几年,我相信这样的一拨人是有理想有情怀的。我们的管理层就是这样理念一致的一群人。当然一定的激励机制也是不能少的。

  中层就是要信任他,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要给足够多的机会去锻炼他们。让他们迅速成长,有足够的上升空间。

  剩下做最基础工作的人,一方面我们给他提供空间和学习环境,有经验丰富成熟的记者来带,另一方面我们这边的薪酬相比传统媒体还是有优势的。融资之后可能会更好一些,只有各方面综合考虑匹配资源都比别人有优势,优秀的人才才更容易被吸引过来。

  我们的团队基本分为两类,一种是财经金融出身的,有曾经干财经金融行业的人,现在在团队里做一些比较高的职务;还有一些学财经金融的学生,因为我是学新闻的,可以给他一些新闻的培训。另一种是学新闻的,那团队中金融专业人士只需要教他一些金融的知识。这两个团队慢慢融合,界限不是那么明确。

  李晓晔:我看别人的报道都是别人喝了5分钟咖啡,一笔融资就谈成了,所以我觉得自己谈的特别艰难,谈了十几个投资人。我同学说你这算什么呀,我见了40个投资人才拿到的投资。我听了觉得那我还是算比较顺利的。

  我从5月份回来野马开始发力做内容以后,我们就做了几篇不错的报道,这几篇文章出来以后很多媒体当时就注意到我们原创能力还不错。就邀请我们去入驻一些新媒体平台,还会给我一些非常好的推荐位,我们很快登陆了30多家主流财经媒体,这对于我的流量提升和品牌打造都是很有帮助的。

  也因为从去年开始内容创业就比较流行,后来不久就有一些基金找过来问需不需要投资。有一天我在一个饭局上讲了一晚上我的融资故事,当时我的投资人就坐在我旁边,听我讲了一晚上笑呵呵的,当天晚上他就给我发微信说,“你是不是要创业,下定决心没有?”我给他回复说:“当然”。他说我能投你2000万,你放开手脚去干吧!结果我给他回了几个字:“你喝大了吧!”我当时就不相信,觉得太扯了。但是我们最后拿的就是他的投资。

  李晓晔:他对我做新闻的理念,包括我当时做的深度报道都是高度认可。他说在一财那几篇深度报道相当于我证明的是我自己,在无界的时候证明的是我带团队的能力,以及我的媒体管理的能力。以前我遇到过很多投资人都跟我说你在传统媒体是很厉害,你做调查新闻是一把好手,但是这是在有牌照的媒体才能做的事。在新媒体没有牌照这些事你都不擅长,所以这个事情不靠谱。这也令我备受打击。但他真的是投资人里第一个认可我在传统媒体里展现出的能力,相信我在新媒体早晚也会摸索出一条路来的人。

  李晓晔:要看大家的业务是不是匹配,发展方向,目标,理念是不是一致。比如说我刚才提到的财经新闻的娱乐化这样的一类报道,我认为它更深层次作用是可以开启“财经民智”。很多投资人听了觉得你想的太远了,你根本不该操心这个事。但我的投资人觉得这太好了,现在就需要这个,成天有大爷大妈被骗。有的时候主要就是看想法契合不契合。业务匹配度方面他有多年的实业的经验,对金融的理解也更深,可以对我们有一些指导。包括我们在后端做的一些金融的布局,他会告诉我们哪些是坑,哪条路走不通。

  李晓晔:首先是资源,我在财经金融领域人脉是非常丰富的。比如说我想求证一个报道,很快就能找到相关的人。

  另外就是我的风控能力。现在对微信自媒体的监管规定在微信十条之外还有很多模糊的地带,很多自媒体为了博眼球,可能就会采取一些过激的方式。但是我们在微信十条之外整理出了一套标准来防范风险。比如说涉及到当事双方一定要双方求证,做到平衡,新闻事实要做到准确。在人证之外一定要有物证书证等等。这能让你避免踩到很多红线。我们这样做可能在吸引流量,博眼球上要差一些,但做媒体的领导岗位其实就是一个把关人的角色,核心就是把控风险。

  做调查记者的经历让我指导记者相当很娴熟,比如说告诉他们一些基本的事,拿到一个线索怎么深入下去。其实在新闻行业里“帮带”是一个非常好的传统,但是因为现在迭代快,好多老的财经新闻记者纷纷跳槽到金融机构,形成了一种断层。现在这帮年轻记者其实没有把过去老财经记者的成熟经验传承下来,你不告诉他他就不知道。

  李晓晔:有,我不懂营销,运营。所以我的粉丝量做的也不太大。这可能跟我的一些经历也有关系。过去在媒体我主要就是负责内容。现在我的这些短板主要靠专业人士来弥补。

  李晓晔:挺忙的,我觉得创业就是一个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迎难而上的过程。其实我创业初期基本没有什么困难,因为最困难的时候我还没有参与,我来的时候就已经有我的办公室了,什么都已经进入状态了。

  李晓晔:其实没有什么太困难的事。他们在各方面都已经给我奠定了一个特别好的基础。

  如果说现在对我来说最困难的其实是人才。过去在传统媒体都是大平台,对我来说招基本上是好的里边拔高个儿,但是现在自己创业做一个新品牌,小品牌,虽然你有很丰富的经验,能带给年轻人很多的东西,但是因为你平台小所以没那么容易吸纳人才。我的好处就是我擅长带团队,我可以招募一些应届毕业生,一些年轻人,把他们从一张白纸带出来,我们留人的机制也是不错的,所以我们的核心团队从2015年起步到现在还是比较稳定的。

  李晓晔:对孩子肯定是有亏欠的,我只能尽量把我礼拜六日的时间安排出来陪一陪孩子,平时还是很忙的,只能依靠两方的老人照看。因为孩子只有两岁照看起来还蛮累的。

  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创业最难的地方在于它给人带来的角色的转换以及对多种能力的考验。包括处理问题的能力,学习能力能不能跟得上,处理很复杂情况需要的应变的能力。同时它也会带来很多的压力。

  李晓晔:过去我在传统大媒体平台,写了报道一般企业也不会怎么跟你折腾,但是当你是一个自媒体时他们就会不断折腾你。有一种是靠熟人刷脸,还有一种会提出付费删稿。你扛住了,不管你是不给面子还是不收钱,最后一定会转化成一种语言的暴力。

  你明明扛住了金钱的诱惑,对方却会说你太黑了,你想要更多钱。我当时在无界担任副主编的时候,享受到的都是企业春风般的待遇,但是你现在做自媒体对方就会说:“你不就是个小屁自媒体么?有什么了不起还不删。你还以为你背靠大树呢?”对方还有更难听的话,就那么直接了当的跟你说了。

  来找你刷脸删稿的,不是你的朋友就是同事。这种时候你要坚持原则,坚持原则是非常难得的。有的朋友就会觉得,“你不给面子,咱么这么多年的朋友了,让你删个稿你一句话的事,你就是不删。”但是我在这个媒体领域创业,要是连一篇稿子都扛不住,随便就能删稿,就能动我的原则,那我还能在这个领域做下去么?但是你不删这些人可能就交恶了,暗地里说你坏话。这些都会带来压力。

  还有一些压力,比如说战略上的一些事,比如说合伙人之间也会有摩擦,怎么处理大家之间的这种关系等等,有的时候我晚上就会失眠,一整晚都想这些事,但第二天起来还得去工作。所以前两天看到春雨医生张锐那件事,他本身是做医疗,让大家健康生活的人,却因为工作的巨大压力让自己身体出了这么大一个状况,真的是一种警醒。但创业有的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不由自主的就去想我公司还有那么多事怎么办,我得赶紧琢磨这件事,然后可能就半夜了。

  李晓晔:打游戏,看视频看电影什么的,一般我也没空去电影院看,一般就是看看视频什么的。或者是跟孩子玩一玩。

  李晓晔:我觉得新媒体创业最吸引我的地方是,有没有路不知道。有没有商业模式不知道。在西方,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这是前三种权力,而新闻媒体在西方被称为第四种权力。那新媒体能不能做第四种权力,不知道。但我觉得这每一步都是待探索的,你不探索可能就没有路,但你探索了也许就有路。每一步都是全新的,每一步都是在书写当代新闻史,这是特别吸引我特别有魅力的地方。作为一个学传媒学新闻出身的人能赶上这样一个时代我真的觉得特别好。

  李晓晔:我觉得是人的不同阶段吧。其实我一直还有一个梦想,假如有一天我这个公司,有一天成长到一定规模了,有职业经理人打理,我还接着做我的调查记者,我最擅长的就是做这个事。

  李晓晔:是的,所以有很多投资人说你操心的事都不是你该想的事,你想太多了。但还是要有理想,万一实现了呢?

  李晓晔:我觉得媒体人创业最难的还是角色的调整。很多人过去是在大品牌,其实很多外界给于的认可和资源有可能是针对平台而不是个人。自己创业真的是特别难,这个时候一定要调整好自己的角色定位。从零起步又怎样,当初你还不是什么也没有,过去那些荣誉和光环,那些领导岗位,都是你过去做出来的,你现在重新开始了,就是从零起步的创业者,有什么放不下身段过不了自己这一关的。别人骂两句就让他们骂呗,你被骂两句又不会怎么样,我该做的我认定的事还是怎样都要做下去的。既然做媒体,就一定会有争议,你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认可你。原则该坚持的还是要坚持,否则就不是媒体。这是我自己的一点体会。

  李晓晔:我觉得这个领域机会更多,专业门槛也更高一些。市场前景也更好,是几何级数型的。但也更容易牵扯更多利益。就是高回报,高收益,但是相对其他行业是高风险的。所以我觉得风控是非常重要的。